二老板

惩罚游戏[上了个厕所就莫名其妙的没了……大大对不起我再发一次orz]

“耀啊,轮到你了,请出牌吧。”
红棕色的眼睛中满是狂傲,修长的双指夹住纸牌,看似漫不经心的话语中带着可怖的威胁。
“请等一等啊,黯,不要太心急啊。”
苍白的脸上那风轻云淡的样子从开局就没有变过,即使琥珀色眸子的主人已经被逼到了绝境。
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这样的。
不知过了多久,王耀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焦虑,这无疑让王黯的虚荣心更加膨胀起来。
王耀捏着纸牌,貌似在思考,过了一会儿,他缓缓抽出了一张牌。
还没等牌面露出来,王黯就笑着说:“是‘queen’,对吗?”
王耀的瞳孔猛缩,他抬起头,看对面那人的目光好似那人整洁干净的军装和那张俊秀无比的脸上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
“被爷猜中了……”王黯歪着脑袋,笑得如同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一般,本应该干净好看的笑容在这个时候却让上了一丝诡异的气息。
“对吧?”
真是好笑啊!王耀,这场游戏我的筹码可远胜过你啊,本应该将情绪隐藏的连自己都无法发觉的你已经将自己最真实的心情暴露出来了,这个游戏不就是这样的么?好了,那么现在就把你的羽翼全部折断吧。
这场游戏的处罚,可不是离场那么简单,黯啊,你知道的吧?你想把我囚禁于地面,我就会飞给你看,那么站在高处俯视着我不停挣扎的你,是否一脸傲慢的看着这一场你认为的闹剧呢?
“好了,又轮到你了,请慢来吧。”
王黯微笑着,纸牌微微抵住微微泛白的双唇,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不要着急,这可不像你啊,让我再想一会儿。”
王耀紧锁的眉头松了一些,甩出两张牌后示意王黯出牌。
王黯又歪了歪脑袋,坐姿是一副极其不符合他那张好看的脸的不雅姿态。
王黯半阖着眼,秀气的眉头微微皱着,貌似在思考着些什么。
“怎么样,想出来了吗?”
王耀的眉眼彻底舒展开,他的唇角微微上挑一副,纯亮无害的样子。
“好了,既然你无法做出下一步的判断,那么你的回合结束了,轮到我开盘了。”
就在那一瞬间,那双一直眯着的双瞳睁开了,那双曾经充满阳光的琥珀色眸子在暗淡的灯光下竟闪着鎏金色的光芒,如同眸子的主人的名字一般耀眼的使人无法睁开双眼。
惩罚游戏的一切都是自由的,包括生死。
如果沉默不语的话,反而漏洞百出了呢。
“早读透喽。”
那人依然挂着温柔的笑容,但是他的嘴里却说着令人生畏的话语。
就把铁轨的栏杆放下来吧,真想看到你瞪大双眼僵在那里的可爱模样啊。
惩罚游戏,简明直快。
你懂这并不是主动放弃某些地方的“管理权”就能算了的事,对吧,黯。
明白了吗?
“人民对你的不满军心的不一……真是无助啊,我会停下来等你的哟。”
如果届时你追的上的话。
铛铛铛
结束的钟声响了,不要再呆呆的愣在原地了,听着的同时也要反思哦。
是否要野蛮的对待桌上的对绿色的零呢?观测的结果真是乱的令人头疼啊。
“要准备制裁我了吗?”王黯平静的问道。
“是吗?”王黯扶着阵痛的肩膀又问了一遍,但这次,却是个肯定句“要结束了吗。”
银河在眼前无限延长,在这里不管是哪个地方的人也分辨不出来的吧。
可是啊……
这个像星星一般闪亮的……
绑在我身上的这个……
是什么呢?
惩罚游戏,没有退路。
“把除军人和武器以外的东西置于战场上可是不行的呢。”
王耀抬起手,莹白如玉的手指上连着几根近乎透明的线,而线的另一头,却是王黯自己都无法操控的,瘦弱的,不堪一击的身体啊。
惩罚游戏,福利满满。
一切都没了,对吧。
真不敢相信,王耀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了,或许……我只是被他拿来练刀的吧。
像卡通一样呢。
你懂这并不是一个自愿龟缩在某一个岛上就能解决的问题,对吧?
那么现在,牵动着世界运转,木偶线的另一端……
会是谁呢?
“是啊,是谁呢?”
王耀站起来,走到王黯的身后,轻轻拥着那瘦弱的身躯,如同恶魔翼云一般的魅惑声线温柔的在他的耳边说:
“是我啊,黯。”
“……”
“我已经成长到不需要你的‘保护’了。”
“……”
“我需要用自己的力量保护我的家人和人民。”
“……”
“这场游戏,最后赢的还是我。”
“……”
“那就把你输给我吧,这次轮到我来保护你了。”
王耀轻轻抬起那人尖细的下巴,将唇印了上去,舌尖一点点描绘那让他日思夜想的人儿的唇形……

@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妾 大大我对不起你QAQ
我真的真的对不起你啊!!
做了一点点小修改,嗯……是小修改。

评论(1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