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老板

【凤阴】给梏梏的生日贺文


  清晨时刻的空气清新极了,尤其是像栖凤林这样依山傍水之地,是这浮世之中难得的净土,而此时却被一道碾过那青草野花的人影破坏了了。
  那看着不过十一二岁的瘦弱孩童用双手不停地拨开挡住去路的枝条,锋利的小刺已经隔着那一层薄薄的素衣划破了他的手臂,更不用说那裸露在外面的脚了,那些细小的伤口中已经嵌入了几粒小石子,那一头白发也被弄得乱蓬蓬的,简直和乞丐一样。

  “只要……只要能进到深处”
  那孩子这样想着,却从未想过那个传说是否真的存在。
  几个虎背熊腰的汉子跟植物被压折了的痕迹快步追赶着,身上全是打猎用的装备。

  “别让那个怪物跑了!那家伙白吃白喝待在我们村子那么多年,却是连回报都不想一下的吗?”

  一旁的人白了那大汉一眼,说道。
  “你愿意被溺死在那河里啊?”
  那大汉瞪了那人一眼,那人也就识趣的闭上了嘴,再往前一看,便看见了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找着了!”
  那孩子被这一声吆喝吓了一跳,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那大汉瞅准时机,一下子甩出了一根用来打鹿的绳来,绳子两端的石头带着绳子在那孩子的脚腕上转了好几圈,瞬间就出现了好几道红印子。
  那孩子失了平衡,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头磕在地上摔的头昏脑涨的,强打起精神往前一看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就刻在那一人多高的石碑上。

  ——栖凤林。
  他用双手撑起上半身,拖着那副瘦弱的身躯一点一点的爬向那块石碑之后。

  “不……”

  那大汉眼见那孩子进了栖凤林的范围,急得赶紧冲上去想把他拖回来,可就在那半只脚刚刚踏进那石碑划出的界限里,一阵强劲的风就丛林深处狠狠的把那几个大汉砸了出去。
  那几片落在枯叶之上的白羽显眼极了,紧接着一双不染纤尘的白靴便出现在了趴着的众人的视野里,顺着那靴子向上看,便看见了一双仿佛被冰冻结了一般的蓝色双瞳,那人视线扫过的地方好像真的结上了一层冰霜,让人冷的发怵。
  只见那人轻启薄唇,本是极其动听悦耳的音色却是没有一丝起伏,甚至直直的冷到人心里去了。

  “滚出去,人类。”

  白凤淡然地看着那几人连滚带爬跑开的身影,转身往回走去,却不想被一只瘦弱的手捉住了脚腕,污泥蹭上的雪白的靴子,看着极其刺眼。
  他瞄也没瞄那孩子一眼,右手一翻,一道白光闪过,一把寒光粼粼的宝剑就出现在了他手中,接着那剑刃就分毫不差的贴在了那孩子的脖子上,过于锋利的剑刃立刻就在他脖子上开了道口子,鲜血喷涌而出。

  “松手。”

  那孩子没有听,甚至不顾那道看着十分恐怖伤口抓的更紧了。

  “救……救救……我……”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那白凤收回了剑,弯下了身子,随后那孩子只觉这一阵天旋地转,在一睁眼,便对上了那一双无喜无悲的眼。
  “得救……了……”
  孩子的心中刚刚闪过这一丝念头就失去了全部的意识,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阳光从窗外探进来,不偏不倚地落到了孩子合着的眼睛上,他也休息够了,所以这么一照他也就醒了过来,刚想张嘴说话,喉咙就传来了仿佛被利刃划过一般的痛感,话语全部被咽回了肚子。

  “你太久没有喝水了,昨天又过度的使用了嗓子,只是一点后遗症罢了。”

  那白凤撩开帘子走了进来,把水放在了桌上,用眼神示意他喝掉。
  他端起茶碗小口小口的喝着,等到这一碗茶水都喝完了,他才觉得好受了一些。

  “谢谢……”

  发出来的声音仍就有些嘶哑但至少已经能开口说话了。

  “名字。”
  “狄仁杰……咳咳咳咳……”

  他愣了一下,随后便反应过来白凤是在问他的名字,急急忙忙想回话却又拉伤了嗓子。
  白凤皱着眉看了他一眼,圆润的指尖点在了他的喉咙上,顿时他就觉得有一阵暖流从白凤按着的地方灌输到了全身。

  “等伤好了,你想留下还是想走本君都不拦你,不过你若是想做些小动作,就把这条命留下吧。”
  “……是。”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
  白凤居住的小院儿有神力相护,奸邪之物只要靠近,便会瞬间灰飞烟灭,但是在这小院儿之外的地方,却是妖物出没之地,偶尔狄仁杰必须外出时总被一两只妖物攻击,白凤只好教他一些阴阳术,却发现了他在此术上无与伦比的天赋,日子也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了几年。

  “不错。”
  他收回手,抬眸望向累的坐在地上的少年——一头白发被束了起来,看着清爽的很,还未长开的面容已经能隐约看见一些清俊的影子,再配上一袭白衣,倒是耐看的很。
  白凤抬头看了看天,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了他,问道。
  “你今年多大了?”
  “……不知。”
  少年低下了头,时间对他来说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不会有人去特地记一个怪物的年龄的,更何况在遇到凤君之前他的生活浑浑噩噩,那时对死的期待已经胜过了一切,他又怎么会再去关心那些东西呢?

  “本君给你赐个字,如何?”
  “啊……嗯嗯??”

  凤君看着那孩子琥珀色的眼睛猛得亮堂起来,压下唇角的弧度,故作沉思,看着面前的人儿的脸都涨的和抹了胭脂一般才慢悠悠的开口。

  “就叫怀英,如何?”




  浑身赤红的小妖咧着嘴,涎水从嘴角留下来发出腥臭的味道。

  “莫要扰了此处的清净,速速离开。”

  他捏着符咒,看着那只赤妖的眼神极其不善,身体的周围已经浮现了一圈咒文。
  那赤妖听了这话,表情更加狰狞,一蹬后腿猛地扑了过来,却被那张看着轻飘飘的符纸砸在了地上,挣扎了几下就彻底不动了。
  他刚想上去查看,身后的草丛便跳出了另一个红影。
  糟了!还有一只!
  少年转过身但已经来不及了,那尖利的爪子眼看就要抓到了他的脸上,他下意识闭上眼,边突然出现了什么东西划破空气的声音,紧接着一声极其凄惨的惨叫声使他睁开了眼。
  那赤红色的腹部已经被划开了一道口子,虽不大,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那只妖的身体。

“赤妖天性凶狠,却喜欢结伴猎捕食物,可记住了?”

少年定了定神,像是没看见那钉在梧桐树上的白羽一般转头望向不远处的小院,正正经经的作了一辑。

  “怀英记住了。”


  他有些无奈的看着碗中明显过量的米饭,抬眸望向了在一旁风轻云淡吃着饭的罪魁祸首。

  “凤君,怀英吃不了那么多。”
  “怀英莫不是忘了上次为了捉一只小地妖饿晕在湖边这事了吗?”

  少年回想了一下那地妖的模样,四条腿比长了几十年的树都粗,他站直了都差那地妖一头。

“一点都不小……”
“什么?”
“……没事。”

  这栖凤林中,有着天下难得一见的美景,要说最有名的,便是那中心的凤湖,水波粼粼,像是被镶嵌在这“丝绸”之上的蓝宝石,着实好看的紧。
  狄仁杰最喜欢坐在湖边看着那湖水与天空互相辉映。
和他的眼睛一样。

  噗通。
  本应是轻微的声响在这清净之地显的刺耳极了,从另一边泛过来的涟漪扭曲了和那白凤的眼睛极其相似的颜色,狄仁杰皱了皱眉,向声源处走去,便隐隐约约看到有一团红色的东西沉到水底去了。
  他紧紧的皱着眉头,一跃跳入水中,不停游动总算是找到了那一团红色,揪着一角把人带了上来。

  狄仁杰仔细的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人,是个女子,穿着一身红衣裳,头上戴着他叫不出名字的头饰,脸上的妆容早就因为湖水卸了个干净,但依旧是个俏丽的美人。
  狄仁杰摸了摸她的脉搏,跳动并不微弱,看来只是短暂的窒息,使她晕过去了而已,他刚想离开,就被这姑娘身上一个亮闪闪的东西晃了眼,蹲下一看,是她手上握着的一块玉佩。
  他翻开那姑娘的手心,把那块玉佩放在手里仔细端详,这玉佩的材质光滑滑剔透,将它放在太阳下面也看不见一丝杂质。
  倒不是说狄仁杰喜欢这东西,而是这玉配周围缭绕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妖气让他警惕了起来。
  这是一只玉妖产出的玉石,看着成色这玉妖的道行也有了百年,估摸着已经化形了,但玉妖天性平和,一直避世,他们产出来的玉石怎么会到一个姑娘手里?
  就在他思考知识那姑娘也悠悠转醒,动了动手,发现手中是空着的,立刻要挣扎的坐起来,却被狄仁杰按了下去。

  “我建议你再躺一下,恢复下体力。”
  “还给我!”

  姑娘没有理会狄仁杰的提醒,而是死死抓着他的衣袖,盯着那块玉石。

“那是他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等到那姑娘总算是平静下来了,她才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她无意中救了一只玉妖,在养伤期间,两人日久生情,他们已经准备私奔了,但是还是被发现了,那只玉妖为了将她送出去选择了一人承担,最后死在了村民烧起的大火之中。

  “这嫁衣是他送我的,他说他很想看我穿着的样子……可是……”

  那姑娘掩面而泣,狄仁杰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将玉佩塞到她怀里,起身离开了,走前留下一句话。

  “你要死可以,但别污了他……这个地方。”

  那凤鸟挑眉,看着面前那个日渐成熟的少年。

  “凤君……‘情’是什么?”

  那孩子认真的看着他——不得不说那对眼睛越来越像月亮了。

  “过来。”

  白凤将少年拉入怀中,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呼着气,弄得狄仁杰心中心神不

  “为何想问这个?”

  狄仁杰把今天遇到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除了他让那个姑娘换一个地方死这个小细节。

  “本君留在这,就是为了等‘凰’的到来。”
  “凰?”
  “是的,ta是我命中注定的伴侣,那桃源的仙君曾对我说过,只要我在这林中等着,便必定能等到ta。”

  凤鸟抚摸着那一头白发,那手感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我想,仙君是要欠我一顿酒了。”

  “那么……凤君有没有想过出去找ta呢?”
狄仁杰捏紧了袖子,低着头闷声说道。
  “或许……ta也在等您……”
  白凤将他抱得更紧了,声音难得的有了一丝波澜。

  “此事暂且不议。”

  阳光撒在了相拥的二人身上,构成了一副美丽的画卷,白凤搂着怀中熟睡的少年,眼神飘忽不定。

  “如果是你……就好了。”

  白凤走了。
  他趁着狄仁杰还未醒来的时候走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走的这么急,他明明可以和那孩子打个招呼,将通讯方式留下再走,可他没有,他就这么走了。
和逃跑一样。

  他在人间待了很久,毫无目的的走着,每次抬头看见那一轮圆月,心中便涌上了难以言说的感情。
知道有一天,他找到了真正的凰鸟。
面容绝美的女子十分惊讶他的到来,可没一会儿就平静了下来,转身给他倒了杯茶。

  “不知凤君为何来找吾?”

  白凤张了张嘴,像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一样,许久,他才说出那句话,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坚定和生气。

  “为了确认自己的心。”

  碧蓝的天空划过一道白影,那地上的人们都说是神鸟下凡,可就在那无人知晓的世外桃源之中,俊美的仙君摇着扇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天边那一道残影。

  “凤君,看来这顿酒是要你来请了呢。”

  凤鸟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化为了人形,面前的小院一点都没变,他抬起手摁在了上,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门。

  叮——
  雪白的瓷杯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那青涩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站在那里的是一位儒雅的男人,他还保持着拿着茶杯的动作,那对明月一般的双瞳溢满了震惊和喜悦。

  “怀英,我回来了。”
大概就是这一声打破了平静,面前的人儿竟是不管不顾地扑到了白凤的怀里,唤了一声

  “凤君……”

  “叫我太白便可。”

  二人额头相抵,过了一会儿,白凤搂着狄仁杰,轻声说道。

  “还想知道‘情’是什么吗?”
  还未等怀中那人回答,白凤便把人打横抱起,走向了里屋。

  “我来教你。”

@BTD 我对不起你啊!!!
质量差而且还没赶上时间!!!
啊啊啊!!!!!!

我要评论!【撒泼打滚】划掉/

评论(1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