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老板

反转的御茶会议

 是反转【高亮】
绝对ooc
前篇走评论
如果接受
↓go






其实超时空战士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要来参加治安官头脑一热提出来的茶会,大后天就是交稿的日子了他居然还在浪……  

  “怎么了?超宝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呢。”  

   阴阳师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皮与下眼睑之间的距离几乎小到看不见眼珠,真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能看见东西。  
   “没事……还有前辈你能不叫我超宝吗?”  
   “啊,差点忘了,对不起啊超宝。”
    “等等……说了对不起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叫……”
    “我只是在为我忘记这件事而抱歉,又没说我会改口。”  
  柔顺的银白色短发贴在他的脸颊两旁,嘴角恰到好处的弧度让他显得纯良极了——当然,如果超时空战士信了他就是这个样子的话,那就是他是脑子有问题。    “……前辈开心就好了。”
     最终还是放弃纠正的超时空战士往后退了几步,却,不想不小心碰到了正趴在椅背上打瞌睡的魔术师。

     “唔……”

    被惊醒的魔术师打了个哈欠,将挡住视线微长的粟色发丝撩到了耳后,露出颈部一小片白皙的肌肤,那对被一层水气晕上光泽的蔚蓝宝石倒映出了超时空战士疲惫的面容。  

   “怎么了?没睡好吗?”  

  柔软的指腹摩挲着超时空战士眼底的乌青,魔术师微微皱眉,看起来有些不悦。   一直没睡好的是前辈您吧……  
  “最近有些要紧的事要做,做完后就没什么事做了。”  
  修长有力的手拍上了超时空战士的肩膀,一转头便看见了半眯着眸子唇角微勾的锦衣卫。   
    “别太辛苦,自从你认识了‘那些家伙’以后你就是这幅样子了,你在做什么呢?”  
  锦衣卫摸了摸绣春刀的刀鞘,金眸中的锐利让人不敢直视,哪怕是这仿佛惑人心智的笑容也没能削减半分。   “……治安官前辈呢?”
    “啊,他啊,估计被剑仙弄得下不来床了。”
    锦衣卫松开握着刀柄的手,倒在了椅子上,而就在下一秒,一道金光闪过,他似是无意一般的抬起右手,那金光便停在了他的两指间不动了。
  “怎的,恼羞成怒了?”
    锦衣卫把手里的令牌扔回给倚在门框上的治安官,趴在桌子上,撑着头看着他。  
  “你还有心思说我吗?凤君肯让你出来你想必也付出了不少吧。”  
  治安官解下头上的发冠,本束的好好的一头墨发全部散了下来,白皙的手随意的理了理,这或许就是天生的优势,虽说不上整整齐齐,但如此随意的动作竟把那头长发理的漂漂亮亮的,让人忍不住想上手摸一摸。
   被金属覆盖着手抚上了那一头长发。

    “前辈的发质真好啊。”

  一边摸一边感叹的超时空不由得嫌弃了一下自己的发质,一脚起来便处处都是结,每次打理都要打理好久,哪像治安官这样不怎么护理,手指就能从发顶一路滑倒发尾。  
   令牌敲上了超时空战士的额头,虽说一点都不痛,但他还是装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还想摸多久?嗯?”  治安官挑起眉轻轻笑着。
  “治安官,你今天叫我们来是要做什么呢?”

  阴阳师摸了摸缠绕在手腕上的念珠,眼睛依旧没睁开半分。   治安官端起茶,轻抿一口,便将杯子放下,遂无奈的叹了口气。

  “青莲在躲我。”
    瓷器与木桌相撞的声音清脆极了,在座的所有人瞪大了双眼,仿佛遇到了极其可怕的事一样。
    “怎么可能?!!”  

   这两人平时都跟长在一起一样,连洗澡都是一起洗的,剑仙躲着治安官??这概率简直跟天美要出李白的机甲皮肤一样!【bushi】  

   “啊……自从第一次做了以后就……”
  “嗯……嗯嗯??!!!!!!”  

   治安官的话都还没说完就再次被打断。

  “你们才第一次吗!!!”  

   我们一直以为你是个老司机!!原来你他妈的连方向盘都没碰过吗!!!    

  咳咳……让我们转换一下心情,看看另一边怎么样了。

  “好了,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白凤扔下酒碗,他现在的心情糟糕透了,昨夜锦衣卫缠着他颠鸾倒凤了大半夜,一觉醒来早已是日上三竿,被子也早已失去了温度,在长安城里转了一圈儿也不见他人,这时他才知道他被套路了。
  剑仙趴在桌子上,周身缭绕着一种名叫做绝望的气息,一旁正在做发绳的狐狸默默搬移了原来的位置。
 
  “嘿,guy ,凡事都要想开点。”
  范海辛拍了拍剑仙,试图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把事都做完,他好赶着回去,不知道也不知道魔术师现在是不是正在休息。
 
  “我伤了他……”
  不知过了多久,趴在桌子上的剑仙才憋出了一句话。
  “他……很疼……我也没停下……”
  这突然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把在做的人都弄得一头雾水,所有人开导了半天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和小说里的老土剧情一样,治安官的仇人明着不能害他,便想在背后给他使绊子,在女帝面前参他一本什么长安城的治安官怎么能强占貌美的少女什么的,可是不知怎么的那碗添了药的汤竟被剑仙喝进了肚子里,那晚,失去了理智的他在没有做任何措施的情况下强要了治安官,等药效过去,他一睁眼便看见了面色苍白发着高烧已经气息微弱的治安官,便是那万箭穿心也抵不过此时他的内心的痛苦。
  范海辛和白凤一边安抚剑仙,一边给狐狸使眼色,狐狸瞬间就了然于心,从袖中抽出那人给的符咒,在心中默念了几个诀,那符纸便立刻自下而上迅速化为了灰烬。
  狐狸对他们眨眨眼,意思意思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便上去安慰某个车祸肇事者。

  没后续了,别看了。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