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老板

超宝的独家访谈

超宝白狄圈文画兼修大佬设定

注意避雷

【一】——莲断
治安官
  “啊,治安官前辈吗?”
  超时空歪了歪脑袋,看着我的眼神有些疑惑。
  “不是很显而易见的吗?”
  “哈?”
  “既认真又严谨,对待亲近的人很温柔,但是貌似又因为有些别扭,所以想表达出来的东西有些强差人意吧,非常人妻,而且非常护短。”
  “护短?”
  “是呢,我记得上次剑仙前辈被一家新开的酒馆给坑了,喝了那儿的劣质酒以后肚子疼好几天,被前辈知道后前辈一句话都没说就只身前去封了那家酒馆,反正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见,反正至此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那家酒馆的老板了。”

  青莲剑仙
  “狂傲不羁,给人一种十分潇洒,但却一点都不轻浮的感觉,类似于‘风流剑客’这类的,认真起来的样子的非常帅,治安官前辈总是被这吃的死死的。”
  “那你觉得他是个理想的伴侣吗?”

  “不是。”

  超时空几乎是没有一丝犹豫的回答

  “他总是喜欢喝酒,但是周身的气场却非常干净,做酒友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如果真的要做恋人的话,抱歉我吃莲断不拆不逆。”
关于这对cp

“甜可以写欲上青天揽[明月],虐可以家破国亡至死方休之仇,由甜转虐的大反转非常合理,反响很不错。”

【二】——凤锦
  锦衣卫
  “非常优秀的前辈!但是那衣服……领口是不是开的有点太大了……据女帝陛下说,白凤前辈还为此大闹一场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还是没有改成,他自己的衣服也沦陷了……两个人看着就跟情侣装似的……”
  超时空撇了撇嘴,把护目镜摘下扔到了一旁。
  “还有就是很全能吧,我问他会什么他只能说很多,但我问他不会什么又答不上来,非常厉害。”

凤求凰
  “比较温柔,也比较正经,他也倒是喜欢喝酒,但一般不会喝太多,因为毛色的问题一到冬天就找不着鸟,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白凤前辈失踪锦衣卫前辈就跟开了雷达一样,寻找的路上几乎都没停下过脚步,一下就找到了。”
  “还有……扑哧,哈哈哈!”
  话说到一半超时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捂着肚子断断续续地吐出了几个音节。
  “对白斩鸡这道菜,有很大的阴影,因为听到了我和锦衣卫前辈的对话……”

  【前辈,你喜欢吃什么?】
  【白斩鸡。】
  【为,为啥?】
  【倒不是因为喜欢吃,而是因为每次切鸡的时候都感觉自己在切白凤。】

  “我发誓,我当时真的不知道白凤前辈就在外面……哈哈哈哈哈哈!!”

关于这对cp——
  甜……应该是两人的身份明明没什么交际,居然还是在一起了,虐点也是两个人本应该完全没有交点,将一生都奉献给长安的锦衣卫和一直在寻找属于自己的凰的凤,为什么会有交集呢?
 

【三】——范魔
    魔术师
  “成熟,优雅,慵懒的贵族,是前辈中放的最开的一个,十分擅长魔术,尤其是纸牌类的,我想这也是他赌术极好的原因之一,还有就是非常有钱,自己开了一家非常大的赌场,据说手里还掌控着一支军队,嗯……是从一个将军那里赢回来的。”
  可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超时空突然摊了摊手,一副十分无奈的样子说道。
  “前辈的甜点做的非常好吃,卖相也是一等一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主食做的有点残念,在遇到范海辛前辈之前几乎每餐都是喝教廷分下来的补魔剂,而且那个东西真的是难喝死了。”
  “啊,差点忘记说了,魔术师前辈非常会撩,他的体术和他的赌术以及撩人的技术是成正比的。”

  范海辛
  “在李白当中应该是比较‘青涩’的一个吧,性格比较淡漠,意外的有一些纯情,难道是因为是天使吗?”
  他抿了一口茶,看上去有些困了
  “猎魔人是一件很艰苦的工作,不仅可能赚不到钱,而且也可能把命丢了,但是范海辛他不会,可是他每次都把金币换成食材,我记得我问过他。”
 
  “范海辛先生,你为什么每次都把金币换成食材呢?”
  “因为要养活某个‘娇生惯养’的魔术师啊。”

  ……
  “被喂了一嘴狗粮,对吧?”

  “他非常会做饭,只不过以前基本上喝补魔剂——再次声明,这东西真的非常难喝。”
  他吐了吐舌头,把桌子上的巧克力扔进了嘴里。
  “自从遇到了魔术师前辈以后那找他简直太容易了,只要在饭点的时候蹲在魔术师前辈的赌场门口就可以了,当然,前提是你不会被魔术师前辈以‘污染眼睛’的理由被扔出来。”
  “魔术师前辈的撩人技能对他没用,有时还会被反杀。”
 

  关于这对cp
  天使与凡人,局内人与旁观者,亡命之徒与赌徒,每一种题材我都能写出百万字的强强联合大甜文,以及白切黑纯情攻和腹黑贵族诱受,开车的不二选择,不过虐点也是只走肾不走心,同床异梦,互相算计。

【四】 狐阴——
  阴阳师
  “非常——温柔的前辈 对毛绒的小动物十分执着,感觉穿的太多了,我都觉得热……嘿,别这么看着我,我这个可是有温度调节系统的啊。”
  “那您老是被阴阳师先生摸头……”
  “很舒服,尤其是靠在他怀里被顺毛的时候,撸毛的技巧我敢说在我认识的人里,他称第二绝对没人敢称第一。”
  他突然正襟危坐,很认真地说
  “我知道前辈非常想摸千年之狐的尾巴,但是狐狸的尾巴是连着神经的,是个敏感部位呢?啊……还有耳朵根部。”
  千年之狐
  “有些懒散的狐王,青丘之首,在那件事发生以后在阴阳师前辈家里寄住了一段时间……好吧,其实是赖着不走了。”
  “我觉得相比起其他的李白,他真的是转变比较大的一个,在什么都没发生之前听说既温柔又可靠,当然也不是说现在不好,但不能总是赖在前辈身边吧,尾巴和耳朵又不让摸。”
等等,超时空你的重点一直都在耳朵和尾巴上吗?
  关于这对cp
甜可写殊途同归,虐可写异道殊途,自古人妖两难全啊什么的,还有尾巴……等等尾巴?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彩蛋一
  “人妻?”治安官有些僵硬地指了指自己。
“怎么了?我的妻?”
  剑仙还是这么嬉皮笑脸的。
  看的人想把令牌拍上去。
  “我可不觉得,青莲这家伙会认真起来。”
  “有啊。”剑仙突然与治安官额头相抵,随即落下一吻。
  “我吻你的时候。”
  剑仙那低沉下来的声音简直好听的要命,如同一坛陈年老酒,只一杯,就差点让这铁面无私的治安官酥了半边身子。
  “别说的那么肉麻……”

  “好像超时空战士说的没错。”
  雪白的瑞兽紧紧抱住怀中的锦衣卫,锦衣卫被蹭得有些痒,就微微的离开了他的怀抱。
  “什么?”
  “……没有我,你也能过得非常的好,况且你我二人本就并无交集……哎呀!怀英你干嘛打我!”
  锦衣卫收回绣春刀,靠回了白凤的怀里,右手貌似有些烦躁的把玩着白凤的长发。
  “没有你?那你还不如干脆杀了我。”

魔术师伸了个懒腰,坐在范海辛的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把弄着手中的扑克牌。
  “看来这就是他最近与王者峡谷中的女士们玩得很好的原因了呢,在下看了他文章,还是虐居多呢。”
  魔术师别有深意的望了望其他人。
  “……”
  “为什么你会去看那些。”
  猎魔人有些沙哑的声音打破了僵局。
  “我以为Mr Magician 不会在意那些无聊的东西。”
  “喂喂,Mr Van Helsing ,你就是这么回应在下对你的爱意的吗?”
  严肃的猎魔人抿了抿唇,默默地搂紧魔术师。
  “不”雪白的发与热气蹭着魔术师敏感的颈脖。
  “爱太无私了,你只属于我就好了。”
“……”

  日常反撩魔术师(1/1)

  “这就是你平时死活不肯露尾巴的原因?”
  “……”
  “为什么不早点和在下说呢。”
  “……”
  “好吧,以后在下不摸就是了。”
  刚刚转过身,手指上突然传来的毛茸茸的触感却让他又回过头来,那只紫发的狐妖只是懒懒地躺在他的膝盖上,仿佛他手里的尾巴不是他的一样。
  “只有这一次。”
不得不说,青丘狐的手感简直……棒极了。
阴阳师眯了眯金的眼睛,手轻抚那柔软的皮毛,笑意渐渐漫上了嘴角。
  “狐狸?”
  “嗯?”
  “你的耳朵在抖。”
“……”
  啧,果然还是被看出来了吗?
  明明他有很努力的克制了,但是敏感部位被这样的触摸还是有些许不适,他以为阴阳师看不出来,果真是低估他了。
“狐狸。”
  “……又干什么?”
  阴阳师歪了歪脑袋,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浓郁,就连嘴角的微笑都泛上了一丝柔软。
  “果真,在下是心悦你这狐狸的。”
  青丘的狐王听到他如是说。
    

彩蛋二

看着前辈们的秀恩爱,超宝不禁脸上笑嘻嘻,心里mmp,他拿起一旁的笔,开始写最近构思好的几百万字大虐文。
李白……
在下绝对不会喜欢上你的!

远在不同时空旅行的属于超时空战士的李白突然打了个喷嚏。

 
 

评论(21)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