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老板

不会离开,我们是彼此最好的养分【4】

我发现之前第三章耀先生的年龄被我写成十四岁了,这里纠正一下,是12岁。

  我相信很多母亲都告诫过自己的孩子洗完头要吹干,不然会感冒的,我也相信很多孩子并不把这件事当回事,但是这并不是父母看你不顺眼【划重点】对你的碎碎念,他们是真的关心你。
  你以为我想说现在躺在床上烧的头昏脑涨的王耀就是你们不听父母的话的下场?
  呵,开玩笑
  ——说的好像他的母亲一直在他身边样的。

  “我昨天就在怀疑你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了,现在看来,我貌似猜想的没有错。”
  自从那一层薄薄的隔阂消失以后,王黯对王耀的冷嘲热讽就完全不加掩饰了。
  “……水”
  王耀的声音沙哑的可怕,他现在只觉得眼睛都睁不开,咽喉处好像被烈火灼烧一样,被子一层的卷在身上,但是那刺骨的寒意一直萦绕在周围,他现在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脸肯定白的和骨头一样。
  自己那微凉的手指与细腻的触感以及与那温热的玻璃相触的感觉让王耀打了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就看见王黯端着那杯温热的水,红棕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
  “嗯……”
  王耀刚想直起身子,却身体虚弱又立马被王黯按进了柔软的床铺里,话语中那就像是要溢出来的不满,任谁都听的出来。
  “除非你想上厕所,否则请不要离开这张床,感谢配合,哥·哥。”
    说完他就默默地给王耀也掖好被子,收拾东西就出去了,走之前还撂下一句话
  “你不用告诉我春燕姐家在哪里了,她今天来过了。”

  不知道为什么,王耀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危机感。

  只有六七岁,像瓷娃娃一般精致的孩子,背着一个小包走在街道上,几乎是所有行人都会为他驻足,他们的眼中写满了对这个孩子的好奇——他要去哪儿?

  这个时间点的公交车上几乎没什么人,那个孩子坐在最角落 双眼半阖着,好像是在补早晨未睡满的觉一样。

  等到那个孩子准备下车时,车子已经开到了郊外了,王黯三下两下的跳下了公交车,几乎是没怎么犹豫的就朝着正那条通往山顶的石板路走去。

  早晨的空气很清新,或许是这里的空气总是这样潮湿的,所以石板路的两旁已经生了不少苔藓,可是中间可以走的部分却光滑如初——经常有人走这条路呢。

  这里的竹子长得有点高,他们互相压在一起, 把这条石板路变成了一条翠绿的走廊,那走廊的尽头,可以隐隐的看见两只石狮子高昂着头颅立在那扇有些破旧的木门两旁。

  叩叩

  敲门声没有回荡多久就有一道清脆稚嫩的女声将其打断
  “来了,来了,是小黯么?”
  显然声音的主人并没有那么好的耐心——或是早就知道了门外站着的人是谁,几乎就在声音落下的下一秒就把门拉开了。
  “春燕姐。”
  开门的女孩儿只有十三四岁的年纪,一双好看的眼睛亮闪闪的,一身十分简洁的吊带小白裙竟是被她穿出了“竹中精灵”一般的美感。
  “欢迎欢迎!真是没想到小黯你那么可爱居然会是他的弟弟!真是暴殄天物!”
  等等,春燕姐,你的用词是不是不太对?!

“你肯定会和我妹妹秋雁玩的很好的,你们俩可真是像。”
  所以这就是你觉得我做他弟弟暴殄天物的原因吗……【妹控】
  “我们先去见父亲,看看父亲是怎么说的。”
  还没有进到书房,王黯就闻到了一阵阵淡淡的香味,香而不艳,如此沁人心脾的味道,纵使是王黯也忍不住放松了身子

王春燕的父亲是个威严,但又十分温柔的人,他虽然早就从王耀的嘴里知道了这孩子的情况,但还是给他仔细的检查了一番。
  “身体比较虚弱,很难调理,但是身体韧度很强,灵活性很好,爆发力欠佳,耐力最弱,所以首先你需要调理身体,然后……”

  听得十分认真的王黯总觉得忘记了些什么,但是又马上被老师那精彩的叙述拉回了意识。

  嘛,能被遗忘的还能是什么重要的事呢?

  王耀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