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老板

我一个天使还没隔壁恶魔阳光怎么破!

   王黯真的觉得他能当上天使完全是一个巧合。
 
  天生红瞳的他从小被镇里的人视为魔鬼,平时不出门还好,一出门绝对是人见人喊打,不过幸运的是他的父母非常爱他,虽然不能避免全部,但至少是让王黯平安了十年。
  ——所以在他十岁的那一年,镇子里发了大洪水,也不知道是镇上哪个神棍说的,说是献祭了那个惹怒了神的人就能止住洪水,当时已经被恐惧迷了眼睛的镇民立即将目光转向了王黯,他们举着火把和刀叉来到了王黯的家里,他的母亲死死地抱着他,他的父亲被那些疯子的摁到了一旁。

  【或许没了我,他们会过得更好。】
  “我愿意去当祭品。但是……”王黯抱着熊猫娃娃歪了歪脑袋,内心的情绪被很好的掩盖。
  “让我的父母离开这里好吗?”

 
  被火灼伤的感觉,很痛。
  他听到了他身体的油脂被火蒸发的声音。
  他看见了他的父母竭力的嘶吼着。
  他的手已经焦黑了。
  他的喉咙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啊……真好啊。

 

  王黯承认,当他看到这雪白的殿堂和自己背上那一对意义不明的白色翅膀时,他懵了。
  “你的内心如水晶一般剔透,没有任何怨恨的杂质,虽被视为恶魔,却用天使的心包容世人——这即是你成为天使的原因。”
  那个自称“神”的人是这么说的,虽然王黯觉得他是在瞎扯,但他已经成为了天使,这是无可挽回的事实了。

  问我为什么要说的那么严重?
  因为他的生活状态就算是升上了天堂也没有任何改变啊。
  因为那些天使有着和那些镇民一样丑恶的嘴脸啊。
  因为那些天使曾经是“人”啊。

  王黯被驱逐的时候也只带了那个和他一起升上天堂的熊猫玩偶就走了——他要回到人间去。
  人类不可能看见他,但他也回不了天堂,如果去地狱只能是死路一条。
  他和人类一样,需要吃东西,虽然不吃不会死,但是会十分虚弱,会难受到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这个时候就要靠他在天堂认识的那些“同类”了。

  奥利弗和艾伦他们会定时的给他带食物来了,他们还算靠谱,没有带那些奥利弗在天堂做的那些玩意儿,日子过的也到还滋润。

  那肯定有人会问,那么被驱逐的天使和人类有什么区别呢?

  不老不死,不【生】不灭。
 
  其实这么过下去,倒也还不错——但前提是没遇到那只恶魔之前。
  王黯第一次见到王耀时,也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他第一次见到长得和自己那么像的“人”。
  但随之更令他震惊的,是王耀笑着对他打了个招呼。

  起初王黯以为王耀世来人间执行任务的天使,如此温柔的琥珀色眼睛,几乎要把人暖化了的笑容,不是天使王黯表示他自戳双眼。
  但直到王耀把自己揽在怀里在夜晚肆意飞翔时他才发现——
  艹!这货是个恶魔!
 
  当我什么都没说行吗……

  王耀一低头就看见了怀里的小孩儿一只手抱着熊猫娃娃,一只手抓着从翅膀上扯下来的两根毛就要往眼睛上戳,吓得赶紧抓住王黯的手 ——要知道天使的羽毛虽然看起来很柔软,但是你可以尝试的用他们的羽毛来划一划那些坚硬的用锤子砸不开的石头,划不出痕迹,算我输。

  “怎么了?”
  “不,我只是觉得我怕不是个假的天使……不对!你是个假的恶魔吧!”
  “……”
  看着那双清澈的赤色双瞳满是认真的看着自己,王耀表示,他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不行,不能笑,不然人设会崩的……

  “等等。”王黯突然抓紧了王耀的衣袖  “下去。”
  “好。”

  这个时候的城市非常热闹,到处灯火通明,叫卖声,歌声,此其彼伏,其中几家小酒馆更是热闹非常,进去的人永远比出来的多。

  王黯站在一家酒馆的门前,双眼盯着那一男一女忙碌的身影。
  王耀什么也没说,只是陪着王黯站在那里。

  谁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站了多长时间 ,他们两个只知道他们俩站了很久很久,久到酒馆里面只剩下一个女人趴在柜台上睡得正香。

  等到这个时候王黯才抬脚走了进去,拿起一旁的衣服盖在女人身上,将陈旧的娃娃放在女人手中,才转身牵着王耀的手离开。

  从高空看,那些城市真的是很美很美,王耀他还记得,他第一次在集市里遇到这孩子时,这孩子赤红色的瞳孔中绽放的那些美丽的烟火……

  此生难忘。

 

 

 

评论(11)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