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老板

【耀黯】爱,只是因你而变的重要。

  贫民窟并不是什么好地方,任谁都会这么想。

  但是对王耀而言,至少是在遇到他之后,就认为贫民窟是个充满温暖的地方。

  怎么说呢?这是个十分狗血的剧情,在大家族之中诞生的双子因为弟弟天生身体不好,而被家族中的长辈抛弃,哥哥并不知道弟弟的存在,却在长大之后的一次误入贫民窟而遇到了弟弟什么的。
  你问他们是怎么认出来对方的?
 
  因为他们是双生子。

  接下来的剧情就像那些老土的电视剧一样哥哥和弟弟爱上了同一个女人,哥哥不想继承父亲的地位和财富以及对弟弟的愧疚而放弃了爱情,弟弟却在不久之后死去。然后哥哥又和那个女人重拾过去,抛弃了一切 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才怪。
  故事从一开始就产生了与命运不符的偏差。

  ——因为他们爱上了彼此。

 
  “黯?”
  与周围这又脏又破的环境严重不符的精致少年推开了潮湿的木门,里面什么都没变,虽然很小很旧,但却整洁干净,和那个人的性子一样。

  “耀?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你的成年礼吗?”

  另一个少年从楼梯上走下来,和楼梯下的王耀长着一模一样的清俊好看的脸上满是苍白。

  “我的成年礼结束了,接下来就是长辈们的场合,我出不出席都没什么关系,所以我就赶过来了。”

  王耀一直想逃离那些虚伪的贵族,作为双生子王黯当然知道。
  王耀解下披风,披在了王黯单薄的身上,那人的手还是那么的凉。
  “医生开的药你吃了吗?”
  “没有,也没那个必要了。”
  “黯!”
  “你不是亲耳听到医生说了吗?我活不过18岁,还有两天,我就要成年了……”
  “够了!!!”
  王耀死死的抓着王黯的手臂,或许是被抓疼了王黯只是皱了皱眉头。
  “不会的,绝对没问题的……不是说好了吗?等我摆脱了他们,我们就到世界各处去旅行,谁都不会找到我们……”
  王耀死死的抱住自己深爱的弟弟,从小有些营养不良的瘦小身躯站的笔直。
  “我去把药拿来给你……”
  中药一向是很苦的,王黯的也不例外,但是王黯还是拿起了碗一口气全部喝光,好像是喝的有点太快了,刚一喝完他就呛得厉害。
  “没事吗?”
  王黯瞄了他一眼,随后站起来轻轻覆住王耀的唇。
 
  苦涩的味道在唇舌荡漾开来,王黯有些喘不过气,靠在王耀身上微微喘息着。
  “我困了。”
  王耀知道他这是在下逐客令了,将他扶上床铺,掩好了被子,在他的额头落下一吻。
  “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
  “嗯。”

 但是 到了最后,王黯还是没撑过去,就在他18岁生日也是最重要的成人礼的前一天。

  王耀到的时候,王黯的身子还是带着余温的,他静静地躺在床铺上,脸上是和从前一样的苍白,仿佛他只是睡去了,只是再也不会醒来。

  “黯,生日快乐。”

  最后的吻落在王黯的唇上,而在王黯的床头,放着漂亮的蛋糕和鲜艳的花束,以及一枚空了的戒指盒。

  合适又精致的戒指戴在了王黯纤细修长的无名指上,另一枚一模一样的戒指在昏暗的灯光下在王耀的手指上发出暗淡的光。

  贫民窟的事情一向引起不了什么注意,那些自以为是的贵族不会去关心那些下贱的人的生命,这次也一样 。

  但之后王家嫡长子王耀的自杀确实在上层社会引起了一阵波澜,命是保住了,但王耀却成了植物人,很难再醒过来。
 
  王家的人几乎是用尽了一切办法,王耀也没有要醒来的迹象,一年之后,他们几乎是要放弃了,但是那个一直躺在洁白病床上的少年,却在一个不起眼的夜晚悄无声息地睁开了自己琥珀色的眼睛……

  王耀醒了,但是更为震惊的消息却是他消失了,没有人找到他。

  但是就在他消失的前一天,没有一个人知道,有一个偷偷溜到王耀的病房的王家旁支的孩子,看见了一个和王耀犹如双生子一般的精致少年趴在王耀的耳边低语着什么,最后他在王耀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好像留下了什么东西就消失了。
  看到一切的孩子很害怕,他将一切埋藏在心底,对任何人都没有说这件事。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久到当年那个13岁的孩子已经成为的18岁的少年,久到那个嫡长子在所贵族中已经失去了他的存在,他才再次回忆起那段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个梦的往事。
  “真是件离奇的往事。”

  他边感慨着边往回赶,却没有看见前面有一个人正在走过来,下场当然是有一个人得被撞翻,很遗憾的是,他就是那个被撞翻的人。
  “没事么?先生?”
  “啊,没事。”
  他摸了摸脑袋,一抬头看到的是一张十分熟悉,又记不起是在哪里见过的俊秀的青年的脸,然而真正吸引着他的,是他挂在脖子上的和那个人手上的那枚戒指十分相似的却又好像被烧过一般的戒指,凭借他从小优良的视力以及那么近的距离,他看见了那枚戒指上模糊的刻痕——

【W.A】
 
  等他站好缓过神来,那人已经走去了很远了,而他好像又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和那个青年宛如双生子一般的少年,站在青年的背后,注视着青年离去,随后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笑的明媚。

  等他揉了揉眼睛想再仔细去看时,两个人的身影都消失了,只剩下远处的夕阳和快消失了的两道被拉长的影子……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