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老板

【耀黯】不会离开,我们是彼此最好的养分

  【2】
这个房子很大,就算多了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不适应。

   除了每天早上还要叫个据说是自己失散了多年的亲生弟弟起床,冰箱里的牛奶不再是他一个人喝,吃饭的时候不再是自己一个人,不可以自己先吃完后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而是必须好好的等他坐到餐桌上才能开始拿起筷子吃饭。

   ……
  
   好吧当我什么都没说。

   几乎已经习惯了独居的王耀感觉很不适应,不,是极其不适应。

  衣角被扯动的感觉把王耀拉回了现实,王黯仰着头看他,怀里还抱着一本书。
  “今天要看这本吗?”
  “嗯。”

  王耀坐在书架前,怀里抱着王黯一字一句的为他读着书上的内容
   “……在很久之后,人民歌颂他的美德,为他树立起来的雕像,但却没有一个人与曾经对他的侮辱有一丝歉意……小黯?”

  均匀的呼吸声很清楚,孩子正值嗜睡的年龄,此时正将头靠在王耀的颈脖上,已经睡熟了。

   真的睡着了啊……

  蹑手蹑脚地把他抱起来,走出书房,轻轻地把他放在王耀卧室的床上,小心翼翼地盖上被子,看着外面暖暖的阳光,王耀微微扶额,他那个不靠谱的父亲以王黯年龄还太小为原由,把他丢给王耀带了,也没有去想他那个早熟的大儿子也只不过是才刚刚念完小学升了初中的14岁的孩子而已。

   真是除了事业上以外,一点都不靠谱……

   王黯睡着时总会自己缩成一团,王耀知道这对于他的骨骼发育一点好处都没有,不过还好他睡觉的时候总是睡的很沉。

   把他的睡姿摆正,却看到了那条绳子依然挂在他的脖子上,之前他来的时候也一直带着,王耀好奇心一下子涌了上来,他突然迫切的想要知道那个是什么,他小心的接近着那条像挂坠一样的东西,慢慢的提起来……

  【这个是……钥匙吗?】
   外表十分复古的铜质钥匙一点光泽都没有,上面还有一些锈掉的痕迹,除了那特别的样式以外,并没有什么太特别的。
   【这个……难道是妈妈给他带上的吗?】

   小心翼翼的放回去,抬头看了看钟,已经两点了,他要准备去报道了。

   他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睡熟了的孩子,拿起书包下了楼,慢悠悠地走去学校。

  凯撒跟他提前讲过,小学上完了就要回意大利,另外两个也要回自己的国家了,之前和他讲的克着他的人确实出现了,可惜那家伙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呢,今天的初中生报道也肯定没有他们了。

  这么一想就觉得突然就伤感起来了呢……

  他老爸最近在准备给王黯办理入学手续,虽然没上过幼儿园但是他父亲总会有办法糊弄过去,就算他再怎么不靠谱这点上王耀对他的老爸还是有自信的,知道王家祖传下来的忽悠天生技能可是点满的。

   不对,这好像有点跑题了。

  不过到时候王黯肯定会来王耀所念的小学,到时候肯定又要他去接……算了,多走点路就多走点吧,就当锻炼身体吧……

   也希望他那个老爸能靠谱点儿吧。

  回到家后, 王耀恨不得拿块豆腐撞死自己——我这绝对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会认为他老爹很靠谱!当年妈妈和你离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一切确实和王耀猜的一样,一样和王耀一起就读于世界小学,也确实是要王耀去接送的。
  但是……
  为什么会在问题班!他不要求好的班,但是也不要在问题班啊!!

   咳咳,现在是科普时间了,大家把小本子拿出来,看黑板看黑板哈。
   我们要知道世界小学是一所重点小学,里面的同学成绩都不错 ,所有的班的成绩几乎是不上下的高,但是有一个班很特殊,那就是问题班。
   里面的同学相较于其他班并不差,相反,一整个年级及其拔尖的几个学生也在这里。
  那么他们会进到这个班的原因我想你们已经很清楚了——精神问题,俗称脑子有病。
  像什么暴力狂啊,自闭症啊,性格孤僻不合群啊都在到了这里,你是不是想问这所小学是哪里来的胆量敢收一群神经病进来。
  还能有什么原因?人家后台硬啊!
  有来自各国的大佬支撑,扳倒目前是没那个可能性的,那里设备很好,教育设施齐全,而且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甚至连大学也有,如果有那个志向,他还会帮你培养博士生研究生,简直人道的不能再人道。

   好啦,回归问题班,总结下来得出结论——问题班不是差班,几乎很多届年级前十几乎被问题班包了,就像王耀那一届,每次大考前十全部出自问题班,嗯?王耀?他就是问题班的呀?我有说过他不是吗?呵呵。

   为什么王耀要会反对王黯去问题班呢?
   废话让你待在一群神经病里你愿意啊。
   问题班的老师配置很好,但是会听老师话的人可不多,他们会在课上捣乱,甚至会抱团欺负班外的同学,欺负班里的同学欺负得更狠,王黯被欺负了怎么办?
   他当年进这个班是因为她和老爹打了个赌,如果进了问题班还能混的风生水起的话以后他爱干啥,可是王黯为什么会被送去问题班,王黯的身体偏弱,难道他那个不靠谱的老爹真的不怕出问题吗?

   男人拿着报纸一眼就瞄到了王耀那不信任的小眼神,咳嗽了两声,将报纸翻了一页,一本正经的回答
   “这是为了锻炼他。”
   盯——
   “你这是不信任你父亲吗?”
   盯——
   “……”
   盯——
   “好吧,当时我和那几个家伙谈论王黯入学的时候那几个家伙说入学的时候班是随机分的,刚好他们家的次子也要来这里上学,说是如果分在一起更方便,但是只有问题班一个是可以选择性进入的,刚好那个时候我们又喝了一点儿酒,所以……所以……嗯……嗯。”

   我错了,王家人忽悠技能和靠谱程度其实是不成正比的。
  
   离开学还有一个星期,他来他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他默默地看向了自己的房间,心里祈祷着这还来得及。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