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老板

敏超【小伙子你以为你能违抗的了真香定律吗?】

复健产物
文笔很烂
接《超宝的独家访谈》设定
丧逼敏白设定
极度ooc
如果能接受
Let's go ↓

  在所有人的期待下,敏锐之力上线了。

   可当那个叼着烟头眼底带红全身都散发着迷一般的忧(sang)郁(bi)气质出现在大家面前时,空气突然凝固。

    兄dei你谁啊(划掉)

   敏锐之力是一个一看就不像李白的李白,的确,每个李白都有不同的性格,可敏锐之力就是不像李白。

   可能是他们都没那么丧吧bushi。

   “海星啊,你觉得他怎么样?”

   “……感觉不是超时空战士会喜欢的类型。”

   “……或许没我们想的那么糟?” 狐狸回完话喝了口茶,砸吧砸吧嘴,看着范海辛说道。
  “咱们先讨论一下超宝和敏锐能不能成行不。”

  “我们不是正在讨论吗?”

   听到此话的白凤欲言又止, 犹豫再三还是劝道。

   “那你先把剑放下!青莲要被你捏死了 !”

  范海辛笑着松开了捏着青莲呆毛的手并将架在他脖子上的剑拿了下来。

  敏锐之力靠着房门,听着门外前辈们的打闹默默把烟摁在烟灰缸上撵了一圈。
  有那个时间谈恋爱还不如多打两盘排位上分。
  敏·眼里只有胜利·完全没兴趣谈恋爱·锐拿起了一旁的光剑甩开了门。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被推到最前面的青莲咽了咽口水,叫住了准备去打排位的敏锐之力。

  “那啥,敏锐啊……排位的事不着急,你,你先等等?”
  “比起谈恋爱我更想打游戏。”

  敏锐说完头都都没回一下直接跑了。

  ……

这孩子真的是凭实力单身。

  他并没有直接去打排位,而是去打了盘匹配,准备熟悉一下机制,这一盘阵容看着还行,敏锐之力就安心去打野了。
  ……直到双方人头数比到了6v18的时候。
 
  打个屁啊!
  法师瞎放技能,肉脆的一匹,辅助把自己玩的跟刺客一样逮着对面射手不放结果每次都是被群殴死的!
 
  敏锐之力颤抖着(划掉)打起了字。

  “对面的,中路我送。”
  说完他就躺在了中路。

  ……你清醒一点!

  队友骂他骂的昏天地暗,他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送人头。

  “别那么早放弃,我们再试一次。”

  说话的是射手。
  这个射手是唯一不让他操心的队友,下路一塔二塔都被他推掉了,推二塔被抓的时候还带了对面射手一起同归于尽了。

  进来之前他没注意看,射手是谁来着?
  他默默爬了起来,跑到了下路蹲在草丛里看着那个正准备打红的射手。
  那人生的很是清秀,属于那种耐看型,银灰色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还染了一抹蓝,碧蓝色的眼睛非常清澈,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身上的机甲看着应该是未来系列的,他的表情很严肃显然这种局势给他造成的压力也不小。
  敏锐之力站了出来,惊的他立马把手上的量子炮对准了他,看到是自家打野以后才露出纠结的表情。

  “李,李白?”

  ……怎么感觉有点可爱?
  敏锐在心里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抬起剑把红buff砍成残血,对着那个沮丧的射手说道。
  “你不是要红吗?拿去。”

  说完敏锐之力就跑了。
  嗯,开技能跑了。
  好了敏锐你别打了,再打脸就肿了。

  之后两个人非常默契的配合对方,这个默契程度让敏锐之力都吃了一惊,不过那个射手貌似并没有对此表现出什么好心情的样子。
  不过这一局还是输了,但是敏锐之力到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他叫住了那个射手 。
  “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敏锐之力总觉得他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犹豫了很久才说。
  “狄仁杰,不过……你最好叫我超时空战士。”

  超时空战士……有点耳熟……
  回忆了半天的敏锐之力终于反应过来。
  呦呵,这不是他相亲对象吗。

  回到家的超时空战士脱下机甲坐在沙发上散发出“我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的气场,阴阳师有点担心,伸手揉揉他的脑袋轻轻的问他怎么了。
  “我遇到敏锐之力了。”
  被魔术师强行捏脸的超时空战士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扑他怀里自暴自弃。
  “他欺负你了?”
  断案大师放下茶杯问道,一旁的锦衣卫已经拿起了刀。
  “没……其实我俩配合的挺好。”
  “那到底是怎么了?”
 
  “我……”
  我说其实是因为你们之前秀恩爱秀的太过导致我对李白有心理阴影了你们信吗?
  “没啥……”
  到嘴边的话硬生生被他咽下去了,那感觉跟吃到了邪道的[哔——]味的粽子或汤圆一样。

  毕竟再同一个峡谷,他们匹配到的机会还是非常多的,但是不同于前辈们的间歇性秀恩爱,他们是在认认真真的打游戏,而因为两人的默契度异常之高的原因,所以他们成为了“峡谷最想匹配到的情侣”排行榜第一名。

  等等,情侣?
  什么玩意儿八字还没一撇呢!

  所以还是有好感的?

  超时空战士不想和你说话并手机甩了出去并且自己捡了回来(划掉)

  老李家那边也不太平,前辈们为了探敏锐之力的口风使出了十八般武艺,可敏锐硬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似的不开口,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

  适应了他这种闷骚的性格。

  “那个……找我什么事?”
  超时空战士往后缩了缩,偏过头没有直视敏锐之力,而后者倒是没有什么不适感……
  才怪。
  那个在游戏里冷静理智的输出大魔王呢!?被梦奇吃了吗!?(梦奇:???)

  “我们结婚吧。”
  “不我不和李白谈恋……什么??”
  超宝瞪大了双眼,缓缓举起了装上了量子炮的手。
  “你再说一遍?”

  敏锐之力认认真真的确定了一遍自己刚刚说的话的意思确实是求婚而不是下战书后耐心的又重复了一次。

  “结婚吧,如果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去登记。”
  “你给我停一下。”
  超时空战士放下了已经充好能的手对随时准备跑的敏锐之力说道。

  “我们连恋爱都没谈过。”
  “结婚后有的是时间。”

  “高端局我几乎打不了。”
  “那我们一起打匹配。”

  “我没位移,自保能力很差。”
  “我替你去死。”

  啊……
  这是什么撩人大魔王啊……
 
  他默默捂住脸,良久,他才下定决心似的大喊一句:

  “我就是死!死草丛里!被红爸爸打死!也不要和李白谈恋爱!”

  ————————
“敏锐啊……你和超宝处的咋样啊?”
  “挺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太……”

  话语未落,他就感到背上猛的一沉,压的他一个趔趄,等稳定了身子后才无奈的把人背好提醒道:
  “下次再这样我就把你扔下去。”
  “每次都这么说你哪一次扔了?”
  超时空战士把下巴搁到敏锐之力的肩膀上,一脸无所谓反正你也不会扔的表情。

  “这家伙哪都好,就是太黏人了。”
 
  噫——————

  恭喜敏超在“峡谷最想匹配到的情侣”排行榜上从第一掉到最后几名。

  “我记得某人之前说过不会喜欢我的。”
  敏锐之力背着超时空战士,像是调笑一般的提起某人之前的“毒誓”。
  超时空战士故作正经的咳了两声,然后将身子往前探去在敏锐的脸上亲了一口。

  “真香!”
 

 
 
 
 
 

 
 
 

 

 

一个群宣,占tag致歉

这是一个很冷很冷的语c群
冷到热门皮几乎都空着
所以你们来看看好不好撒……日常有神仙对戏的
欢迎加入王者专业搞事聚集地,群聊号码:831332799

那个……一个群宣占tag致歉

一个新的很的语C 皮很空,大胆来(bushi)
具体可以进群了解或者私聊我咨询……
请了解一下!拜托了!

欢迎加入白哥后宫佳丽,群聊号码:831332799

【点文】狼与“金丝雀”

[1]

“我要他。”

仆人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那个蜷缩在角落的白发孩子一动不动,像是早已被Grim reaper夺取了生命,只有凑近了看才能那微弱的起伏。

“少爷……这……”

穿戴干净整洁的小贵族与周围的环境形成的鲜明对比刺进那孩子的眼睛里。

【只是只金丝雀而已……】

强壮的仆人将孩子从角落里拖了出来狠狠摔在了小贵族的脚边,粗暴的动作撕裂了旧伤,剧痛几乎让他站不起来,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他只能抬起头死死盯着那个他未来的“主人”。

“眼神不错,但是从先开始你需要知道一点。”

小贵族蹲了下去,扯起挡住那孩子眼睛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蔚蓝的瞳孔中倒映着他狼狈的神情。

“如果对主人露出这种眼神的话,那么下一刻这对眼睛就会被挖出来然后你所讨厌的贵族用脚碾碎,懂?”

小贵族松了手,接过管家递来的手帕擦了擦手,随后将手帕甩在了地上,精致的皮鞋跨过了那一方白色,快步离开了这个地方。

仆人们接二连三的踩过地上的手帕,他们只关心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脏兮兮的地方然后回到那豪华的的宅子里。

他的胃里有很长一段时间保持“一贫如洗”的状态,体力透支的孩子被强行拖走,在意识模糊之前脑中浮现的是小贵族跨过手帕的情景。

【主人……吗……】

[2]

“请好好使用你手中的刀叉,你最好能明白它们不是两根废铁或是锋利的凶器。”

细长的木棍在他手上留下了一道显眼的痕迹,就连痛感也十分鲜明。

他抬起头看向坐在桌子另一边气定神闲喝着茶的小贵族,只一眼他就低下了头——如果他有做被对面那家伙判定为“逾矩”的行为那身上的痕迹就不会是鞭痕那么简单了。

“我不希望有人看见你的表现后会在我背后说我‘管教不严’。”

修长的双手放下了瓷杯,执起了那被擦的与镜子无异的刀叉,慢悠悠的开始用餐。

虽然他讨厌那些贵族装腔作势的派头,但他无法否认,小贵族的动作漂亮极了,动作如行云流水,力度恰到好处,像是在欣赏最优秀的舞蹈家的舞蹈一般令人感到赏心悦目。

“我并不期待你能像‘那些家伙’一样样子端的有多好看,但请正确的使用它们,至少别像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婴儿一样把食物弄的到处都是。”

【那些家伙?】

他低下头,凝视着干净的刀叉上映出的自己的影子。

【或许……没我想的那么简单。】

[2]

几年后他才知道那只“金丝雀”口中的“那些家伙”是谁了。

小贵族微笑着,连嘴角勾起的弧度都是接待客人的标准角度,他与那些贵族青年看似欢乐地交谈着,但在他背后握紧的手却豪不留情的出卖了他。

“万分抱歉,亚尔堂兄,虽然我很高兴父亲大人还惦念着我。”

“但是我的人手已经够了。”

“请代我向父亲大人道谢,过几天我将亲自去看望他。”

……

“虚伪的贵族做派。”

他抱着剑,倚在墙边看着之前判若两人的小贵族。

【明明对那种人讨厌的要死】

“我希望您还想再您的餐桌上看到吃的东西,而不是一堆倒人胃口灰尘。”

“嘿,别这样我亲爱的‘主人’,我向您真诚的道歉以求您的原谅。”

他弯下腰,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尽管语气怪异的像个故作玄虚的老巫婆)——天知道小贵族为了教会他这个礼节让他受了多少苦。

“虚伪的平民做派。”

这宛若三岁小孩子斗嘴般的“小摩擦”在他的剑术训练开始时不了了之,他在院子中抬起头,看着二楼的书房紧闭的窗户,沉默了一阵,直到被那个臭脾气的剑术老师拉奇敲了脑袋才回过神来。

“快点!你这个懒家伙!把昨天教的动作练习二十遍才能休息!”

他赶紧定神,拿起剑认真开始了训练,一旁的老师拿着细长的木板,盯着他的眼神和看着杀父仇人一样盯得他背后发毛。

一束光线勉强从厚实的窗帘间挤了进来,贵族松了揪住窗帘的手,把阳光又赶了出去。

“他的天赋很好。”

“他与剑之间仿佛有一种天生的联系。”

“如果接受专业训练的话,他的剑术造诣会比我高得多。”

耳边回响着在院子里那位本应教授他的剑术大师的话,拉奇虽然脾气差,却也是非常欣赏天才的,所以他不止一次的请求带走这个他看好的徒弟,好让他接受更正规的训练。

那个时候他是什么回答的?

哦。

“不可能。”

“他是我的仆人,我为什么要费那个力气去为仆人做这种事?”

“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且必须留在我的身边。”

那时,拉奇很生气的走了,或许是发觉那个乖巧有礼的孩子其实和别的那些个顽固的贵族没有什么不同,所以自那之后拉奇总是有意无意的避开与他的接触,并试图从他的徒弟那里寻找突破口,但是他的徒弟的理解能力貌似和他的剑术天赋不成正比,每次他提起这件事的时候,要么完全不理解拉奇的话,要么在他明说的时候盯着二楼发呆,弄得拉奇都想直接把人捆走。

这也是拉奇越来越严厉的原因。

[3]

这宅子里面的人虽然很多,可小贵族除了他以外,不是必要的时候几乎不与那些仆人接触。
“接触父亲那边的人对我来说没什么好处。”
问了之后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他提着剑到处走动着,端着餐盘的女仆红着脸偷瞄他,一旁的执事整理着自己的衣裳,年老的守门人敲着拐杖陶醉在酒精中————
他们的衣服上,有相同的纹章,是曾经不经意间在书房他父亲送他的东西上看见的来自小贵族本家的纹章。

“贵族人家真是可怕,居然连自己的儿子都监视起来了。”
“如果你也拥有一个那样的母亲的话,那你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小贵族站了起来,扔下他一个人走了。

【母亲?】

他打听了许久,才知道小贵族的母亲是被他父亲灭掉的家族的女儿。

“啧啧啧,真是老套的情节。”

[4]
小贵族最近看起来很开心。
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就在小贵族的成人礼上。

大火吞噬着周围的一切,仆人尖叫着,哀嚎着,跪下祈祷着,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救火——除了那个少爷从贫民窟的人贩子那带回来的剑术天才。

所有人都为那两个被认为殒命的孩子痛哭着,至于是不是真心的……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虚伪愚蠢的贵族做派。”
他背着那个浑身都是灰尘脏兮兮的小贵族出了远离了那个升起浓烟的地方。
“计划了这么久的逃跑,结果到了最后差点被自己放的火烧死,我觉得我可以笑你一辈子,我的主人。”

“闭嘴吧你个差点走错方向冲进柴房的蠢家伙。”

就算是在(像三岁的小孩子一样)吵架,但是两个人都能感受到,对方很开心。

“就在这休息一下吧。”
他将小贵族放下,然后完全摒弃了那么长时间的礼仪学习瘫在了地上,小贵族也完全丢弃了贵族架子,直接把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当床垫用。
“喂喂……”

“闭嘴。”

体力消耗的差不多的他们一同放弃纠结这件事。

小贵族走了。
他耸了耸肩,并没有在意这件事,直觉告诉他这家伙的能力远不止一个被圈养着的金丝雀那么简单。
但是还有一件事。
这么多年下来,他都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是什么。
“……我的主啊……”

[5]

酒馆是一些无依无靠的人的好去处,他们可以大肆挥霍着不知从哪得来的钱财,在那些扭着腰经过的女人时摸一把她们的屁股——如果他们不建议脸上多两朵“大红花”的话。
“嘿,你听说了吗,‘那位’今天晚上要开始他的魔术表演了。”
“当然听说了,又要有倒霉蛋输得倾家荡产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可不能错过那些个贵族的丧家犬样!”

充斥着脏话和不雅的攀谈,被传入了坐在角落的人的耳朵里,他提着剑离开了酒馆,一旁的人搓了搓手臂对着吧台里美丽的女郎问道:
“呦呵,那人谁啊那么嚣张。”
女郎掩面轻笑,将酒杯推到那人面前缓缓回答。
“您是第一次来这儿吧,那个人是近几年非常有名的人物,他是……”

“猎魔人——范海辛。”

这个赌场的主人,是一位魔术师。
他在到达这个小镇的第一天,就赢下了这里最大的赌场,然后发展到了大陆皆知这个程度,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赢过他,所谓的魔术表演,也是之后的赌博的序幕而已。
今天和平时没什么不同,魔术师依旧是最后的赢家。
所以他也和平时一样回到卧室准备喝杯红酒在躺床上好好睡一觉。
但是突发状况完全搅乱了他的日常。
那个不请自来的猎魔人。

熟悉的发色,熟悉的眼睛,以及……那张熟悉的欠揍的脸。
天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一句话没说就直接滚到床上的。

然后第二天魔术师就让范海辛体验了一下回归大地的感觉。

——————
天: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到底在写些什么幺蛾子玩意啊……
@干完这票就自尽的绝望
请捅死我谢谢!!

好的点文结束

狐阴(前生今世) @百转千回  @小红帽的红色靴子 不知道放一起写可不可以……
青断(相爱相杀,野战车) @花心大白菜 我……我努力……
范魔(双向养成??) @干完这票就自尽的绝望 不管怎么样这篇一定要超常发挥才行x
看看自己的文笔和画力,我觉得悬。
点文的人不出意料的少√
请等中考以后吧,我能保证的这只有我会写(闭嘴)

那 那啥,百粉点文……

哦草我就发了个图啊怎么就百粉了!!
我没忘记我是个文手x
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截止到明天中午十二点我会挑几个小可爱的梗写文。
车,清水,小甜饼,都可以。
至于图……你们要是不嫌我垃圾我可以给你配(闭嘴)

诈个尸证明我没死x
主要是快中考了我没什么心情写文。
看看有人还记得我不。
其实我是个文手。
描图,以后上色

白嫖了那么久,该交点党费了
我喜欢超会撩的佣兵和绅士温柔低情商杰克xx
字丑画丑,慎入

【凤阴】给梏梏的生日贺文


  清晨时刻的空气清新极了,尤其是像栖凤林这样依山傍水之地,是这浮世之中难得的净土,而此时却被一道碾过那青草野花的人影破坏了了。
  那看着不过十一二岁的瘦弱孩童用双手不停地拨开挡住去路的枝条,锋利的小刺已经隔着那一层薄薄的素衣划破了他的手臂,更不用说那裸露在外面的脚了,那些细小的伤口中已经嵌入了几粒小石子,那一头白发也被弄得乱蓬蓬的,简直和乞丐一样。

  “只要……只要能进到深处”
  那孩子这样想着,却从未想过那个传说是否真的存在。
  几个虎背熊腰的汉子跟植物被压折了的痕迹快步追赶着,身上全是打猎用的装备。

  “别让那个怪物跑了!那家伙白吃白喝待在我们村子那么多年,却是连回报都不想一下的吗?”

  一旁的人白了那大汉一眼,说道。
  “你愿意被溺死在那河里啊?”
  那大汉瞪了那人一眼,那人也就识趣的闭上了嘴,再往前一看,便看见了那一抹白色的身影。
  “找着了!”
  那孩子被这一声吆喝吓了一跳,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那大汉瞅准时机,一下子甩出了一根用来打鹿的绳来,绳子两端的石头带着绳子在那孩子的脚腕上转了好几圈,瞬间就出现了好几道红印子。
  那孩子失了平衡,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头磕在地上摔的头昏脑涨的,强打起精神往前一看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就刻在那一人多高的石碑上。

  ——栖凤林。
  他用双手撑起上半身,拖着那副瘦弱的身躯一点一点的爬向那块石碑之后。

  “不……”

  那大汉眼见那孩子进了栖凤林的范围,急得赶紧冲上去想把他拖回来,可就在那半只脚刚刚踏进那石碑划出的界限里,一阵强劲的风就丛林深处狠狠的把那几个大汉砸了出去。
  那几片落在枯叶之上的白羽显眼极了,紧接着一双不染纤尘的白靴便出现在了趴着的众人的视野里,顺着那靴子向上看,便看见了一双仿佛被冰冻结了一般的蓝色双瞳,那人视线扫过的地方好像真的结上了一层冰霜,让人冷的发怵。
  只见那人轻启薄唇,本是极其动听悦耳的音色却是没有一丝起伏,甚至直直的冷到人心里去了。

  “滚出去,人类。”

  白凤淡然地看着那几人连滚带爬跑开的身影,转身往回走去,却不想被一只瘦弱的手捉住了脚腕,污泥蹭上的雪白的靴子,看着极其刺眼。
  他瞄也没瞄那孩子一眼,右手一翻,一道白光闪过,一把寒光粼粼的宝剑就出现在了他手中,接着那剑刃就分毫不差的贴在了那孩子的脖子上,过于锋利的剑刃立刻就在他脖子上开了道口子,鲜血喷涌而出。

  “松手。”

  那孩子没有听,甚至不顾那道看着十分恐怖伤口抓的更紧了。

  “救……救救……我……”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那白凤收回了剑,弯下了身子,随后那孩子只觉这一阵天旋地转,在一睁眼,便对上了那一双无喜无悲的眼。
  “得救……了……”
  孩子的心中刚刚闪过这一丝念头就失去了全部的意识,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阳光从窗外探进来,不偏不倚地落到了孩子合着的眼睛上,他也休息够了,所以这么一照他也就醒了过来,刚想张嘴说话,喉咙就传来了仿佛被利刃划过一般的痛感,话语全部被咽回了肚子。

  “你太久没有喝水了,昨天又过度的使用了嗓子,只是一点后遗症罢了。”

  那白凤撩开帘子走了进来,把水放在了桌上,用眼神示意他喝掉。
  他端起茶碗小口小口的喝着,等到这一碗茶水都喝完了,他才觉得好受了一些。

  “谢谢……”

  发出来的声音仍就有些嘶哑但至少已经能开口说话了。

  “名字。”
  “狄仁杰……咳咳咳咳……”

  他愣了一下,随后便反应过来白凤是在问他的名字,急急忙忙想回话却又拉伤了嗓子。
  白凤皱着眉看了他一眼,圆润的指尖点在了他的喉咙上,顿时他就觉得有一阵暖流从白凤按着的地方灌输到了全身。

  “等伤好了,你想留下还是想走本君都不拦你,不过你若是想做些小动作,就把这条命留下吧。”
  “……是。”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
  白凤居住的小院儿有神力相护,奸邪之物只要靠近,便会瞬间灰飞烟灭,但是在这小院儿之外的地方,却是妖物出没之地,偶尔狄仁杰必须外出时总被一两只妖物攻击,白凤只好教他一些阴阳术,却发现了他在此术上无与伦比的天赋,日子也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了几年。

  “不错。”
  他收回手,抬眸望向累的坐在地上的少年——一头白发被束了起来,看着清爽的很,还未长开的面容已经能隐约看见一些清俊的影子,再配上一袭白衣,倒是耐看的很。
  白凤抬头看了看天,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了他,问道。
  “你今年多大了?”
  “……不知。”
  少年低下了头,时间对他来说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不会有人去特地记一个怪物的年龄的,更何况在遇到凤君之前他的生活浑浑噩噩,那时对死的期待已经胜过了一切,他又怎么会再去关心那些东西呢?

  “本君给你赐个字,如何?”
  “啊……嗯嗯??”

  凤君看着那孩子琥珀色的眼睛猛得亮堂起来,压下唇角的弧度,故作沉思,看着面前的人儿的脸都涨的和抹了胭脂一般才慢悠悠的开口。

  “就叫怀英,如何?”




  浑身赤红的小妖咧着嘴,涎水从嘴角留下来发出腥臭的味道。

  “莫要扰了此处的清净,速速离开。”

  他捏着符咒,看着那只赤妖的眼神极其不善,身体的周围已经浮现了一圈咒文。
  那赤妖听了这话,表情更加狰狞,一蹬后腿猛地扑了过来,却被那张看着轻飘飘的符纸砸在了地上,挣扎了几下就彻底不动了。
  他刚想上去查看,身后的草丛便跳出了另一个红影。
  糟了!还有一只!
  少年转过身但已经来不及了,那尖利的爪子眼看就要抓到了他的脸上,他下意识闭上眼,边突然出现了什么东西划破空气的声音,紧接着一声极其凄惨的惨叫声使他睁开了眼。
  那赤红色的腹部已经被划开了一道口子,虽不大,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那只妖的身体。

“赤妖天性凶狠,却喜欢结伴猎捕食物,可记住了?”

少年定了定神,像是没看见那钉在梧桐树上的白羽一般转头望向不远处的小院,正正经经的作了一辑。

  “怀英记住了。”


  他有些无奈的看着碗中明显过量的米饭,抬眸望向了在一旁风轻云淡吃着饭的罪魁祸首。

  “凤君,怀英吃不了那么多。”
  “怀英莫不是忘了上次为了捉一只小地妖饿晕在湖边这事了吗?”

  少年回想了一下那地妖的模样,四条腿比长了几十年的树都粗,他站直了都差那地妖一头。

“一点都不小……”
“什么?”
“……没事。”

  这栖凤林中,有着天下难得一见的美景,要说最有名的,便是那中心的凤湖,水波粼粼,像是被镶嵌在这“丝绸”之上的蓝宝石,着实好看的紧。
  狄仁杰最喜欢坐在湖边看着那湖水与天空互相辉映。
和他的眼睛一样。

  噗通。
  本应是轻微的声响在这清净之地显的刺耳极了,从另一边泛过来的涟漪扭曲了和那白凤的眼睛极其相似的颜色,狄仁杰皱了皱眉,向声源处走去,便隐隐约约看到有一团红色的东西沉到水底去了。
  他紧紧的皱着眉头,一跃跳入水中,不停游动总算是找到了那一团红色,揪着一角把人带了上来。

  狄仁杰仔细的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人,是个女子,穿着一身红衣裳,头上戴着他叫不出名字的头饰,脸上的妆容早就因为湖水卸了个干净,但依旧是个俏丽的美人。
  狄仁杰摸了摸她的脉搏,跳动并不微弱,看来只是短暂的窒息,使她晕过去了而已,他刚想离开,就被这姑娘身上一个亮闪闪的东西晃了眼,蹲下一看,是她手上握着的一块玉佩。
  他翻开那姑娘的手心,把那块玉佩放在手里仔细端详,这玉佩的材质光滑滑剔透,将它放在太阳下面也看不见一丝杂质。
  倒不是说狄仁杰喜欢这东西,而是这玉配周围缭绕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妖气让他警惕了起来。
  这是一只玉妖产出的玉石,看着成色这玉妖的道行也有了百年,估摸着已经化形了,但玉妖天性平和,一直避世,他们产出来的玉石怎么会到一个姑娘手里?
  就在他思考知识那姑娘也悠悠转醒,动了动手,发现手中是空着的,立刻要挣扎的坐起来,却被狄仁杰按了下去。

  “我建议你再躺一下,恢复下体力。”
  “还给我!”

  姑娘没有理会狄仁杰的提醒,而是死死抓着他的衣袖,盯着那块玉石。

“那是他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等到那姑娘总算是平静下来了,她才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她无意中救了一只玉妖,在养伤期间,两人日久生情,他们已经准备私奔了,但是还是被发现了,那只玉妖为了将她送出去选择了一人承担,最后死在了村民烧起的大火之中。

  “这嫁衣是他送我的,他说他很想看我穿着的样子……可是……”

  那姑娘掩面而泣,狄仁杰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将玉佩塞到她怀里,起身离开了,走前留下一句话。

  “你要死可以,但别污了他……这个地方。”

  那凤鸟挑眉,看着面前那个日渐成熟的少年。

  “凤君……‘情’是什么?”

  那孩子认真的看着他——不得不说那对眼睛越来越像月亮了。

  “过来。”

  白凤将少年拉入怀中,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呼着气,弄得狄仁杰心中心神不

  “为何想问这个?”

  狄仁杰把今天遇到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除了他让那个姑娘换一个地方死这个小细节。

  “本君留在这,就是为了等‘凰’的到来。”
  “凰?”
  “是的,ta是我命中注定的伴侣,那桃源的仙君曾对我说过,只要我在这林中等着,便必定能等到ta。”

  凤鸟抚摸着那一头白发,那手感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我想,仙君是要欠我一顿酒了。”

  “那么……凤君有没有想过出去找ta呢?”
狄仁杰捏紧了袖子,低着头闷声说道。
  “或许……ta也在等您……”
  白凤将他抱得更紧了,声音难得的有了一丝波澜。

  “此事暂且不议。”

  阳光撒在了相拥的二人身上,构成了一副美丽的画卷,白凤搂着怀中熟睡的少年,眼神飘忽不定。

  “如果是你……就好了。”

  白凤走了。
  他趁着狄仁杰还未醒来的时候走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走的这么急,他明明可以和那孩子打个招呼,将通讯方式留下再走,可他没有,他就这么走了。
和逃跑一样。

  他在人间待了很久,毫无目的的走着,每次抬头看见那一轮圆月,心中便涌上了难以言说的感情。
知道有一天,他找到了真正的凰鸟。
面容绝美的女子十分惊讶他的到来,可没一会儿就平静了下来,转身给他倒了杯茶。

  “不知凤君为何来找吾?”

  白凤张了张嘴,像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一样,许久,他才说出那句话,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坚定和生气。

  “为了确认自己的心。”

  碧蓝的天空划过一道白影,那地上的人们都说是神鸟下凡,可就在那无人知晓的世外桃源之中,俊美的仙君摇着扇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天边那一道残影。

  “凤君,看来这顿酒是要你来请了呢。”

  凤鸟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化为了人形,面前的小院一点都没变,他抬起手摁在了上,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门。

  叮——
  雪白的瓷杯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那青涩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站在那里的是一位儒雅的男人,他还保持着拿着茶杯的动作,那对明月一般的双瞳溢满了震惊和喜悦。

  “怀英,我回来了。”
大概就是这一声打破了平静,面前的人儿竟是不管不顾地扑到了白凤的怀里,唤了一声

  “凤君……”

  “叫我太白便可。”

  二人额头相抵,过了一会儿,白凤搂着狄仁杰,轻声说道。

  “还想知道‘情’是什么吗?”
  还未等怀中那人回答,白凤便把人打横抱起,走向了里屋。

  “我来教你。”

@BTD 我对不起你啊!!!
质量差而且还没赶上时间!!!
啊啊啊!!!!!!

我要评论!【撒泼打滚】划掉/